东堂策企业管理战略指导中心
东堂策企业系统产品查验


新闻详情

对司马南质疑联想问题的一点感触

2021-11-30 21:26
文章附图

最近,司马南对联想是否涉及国有资产流失的质疑被炒得沸沸扬扬。在这场质疑风波中,有力挺司马南的,也有质疑司马南的。对于司马南列举的联想相关数据,特别是出让国有资产的价格是否有问题,目前并没有得到相关方面的正面回应。在这场风波中,有些著名的媒体人认为司马南不应该去纠结过去的历史问题,特别是不能去纠结时代的产物,不能让中国的企业家失去安全感。

司马南对联想是否涉及国有资产流失的质疑之所以被炒的沸沸扬扬,背后其实是涉及了几个大是大非问题。

第一个问题,对待历史问题,我们是要选择正视问题,还是选择忽视问题?

第二个问题,对待腐败问题,我们是要坚持有腐必反,还是选择既往不咎?

第三个问题,对待经济问题,我们是要坚持公有为主,还是选择私有为主?

这三个大是大非问题,归纳起来,就是我们还要不要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还要不要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还要不要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概括起来,就是我们未来要举什么旗、走什么路的问题。

这个问题的敏感性在于对全民价值观的影响。联想没有问题也就罢了,但真如司马南所举证的那样,如果有问题不查、有腐败不反,而是既往不咎,那全国百姓以后会怎么看、怎么想、怎么做?这个才是问题的关键。

可能是我思想太过敏感了,但是有几点需要明确:

第一,无论我们要不要选择正视历史,联想现在还没有成为历史,联想的相关利益方或利益人还没有成为历史。

第二,国有企业改革的目的不是为了损公肥私,不能把“时代的产物”这几个字作为任何人损公肥私、肆意枉法的借口。

第三,功劳或贡献是建立在正确的基础之上的,如果用抢银行的钱来办企业然后给国家缴税或者分红,即使缴的税、分的红比抢来的钱多,那都不叫功劳,而叫罪行。

第四,企业管理者的安全感来源于遵纪守法,如果司马南质疑联想就会让一些企业管理者失去安全感,那这样的企业管理者有一个就要查一个。

第五,企业家在中国是一个政治概念,企业家和资本家的区别,在于是心中是否有人民、行动是否为人民,心里有人民、行动为人民就是企业家,否则就是资本家。

第六,我们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但不是以服务资本家为中心;我们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为了实现共同富裕,而不是为了少数人富裕。

第七,一个共产党员能拿近上亿的退休金,合适吗?拿了上亿退休金的共产党员,他还属于工人阶级吗?

总之,是非不能混淆、黑白不能颠倒,这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走向持久繁荣昌盛的基本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