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堂策企业管理战略指导中心
东堂策企业系统产品查验


新闻详情

《宁德时代,续航未来》崛起时代(下)

2021-04-24 01:37来源:东堂策企业管理战略指导中心作者:东堂策网址:http://ww.dtc99.com 
文章附图

2017年4月,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博士卸任ATL相关职务,全身心回归宁德时代。此后,宁德时代在曾毓群、黄世霖、李平等领导者的引领下,可谓一路高歌猛进。2021年2月10日,其以9612亿的A股总市值一度甩掉中国人寿、中国石油、中国银行杀到第8位(4个银行2瓶酒加1份平安保险位列其上)。截止4月23日,宁德时代A股总市值仍保持在8654亿高位。对于一个创立10年,脱离日资控制独立运作才6年的中国企业,而且是一个中国民营企业,还是一个中国工业制造的民营企业,其在A股市场的传奇表现着实令许多炒股分子惊掉下巴。在多数人印象中,IT企业创造传奇不足为奇,而对不怎么爱打广告的工业制造企业宁德时代来说,因为它崛起得太快太传奇,以致绝大多数中国民众至今仍不知道宁德时代的存在,估计连宁德的许多本地人,压根就不知道他们的家乡怎么会突然蹦出一个世界级的独角兽。

有人说,宁德时代的崛起是因为赶上好时候,遇上国家大力发展电动汽车的政策红利。不可否认,企业的发展前提是社会需求和政治支持,曾毓群博士在致员工公开信《修己达人奋斗创新》一文也肯定这一点。但社会需求和政治支持只是客观环境,宁德时代连续4年卫冕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冠军的过程中,歇菜的同行企业可谓是前赴后继,一波接一波地倒下,所以宁德时代的崛起绝非侥幸。宁德时代迅猛崛起的根本原因,在其成功的企业管理模式。当然,从本质上讲,任何企业的管理模式,都是其企业精神的行为表达,这也是企业管理模式难以成功复制的原因,就像“中国模式”不可复制一样。

那宁德时代的企业精神是什么呢?我估计很多宁德时代的员工也很难完整表述出来,包括其部分高层。要理解一个企业的精神,光从其宣传文字中去理解,是理解不透的。要理解一个企业的精神,就必须去探究其历史。

宁德时代的历史可以其创始人曾毓群博士为线索,曾毓群博士生于福建宁德,1989年从上海交大毕业回福建国企工作,后离职南下东莞新科磁电厂任职,该厂隶属于日本TDK集团旗下的香港新科实业公司。

①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手机浪潮席卷中国大地,市场对手机电池的需求垂直暴增。1999年6月,31岁的曾毓群博士与两位上司梁少康、陈棠华在香港共同创立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ATL),并于2001年在东莞建厂投产。其间,曾毓群博士出任总裁兼CEO。

②此后,为快速扩张,ATL于2002年引入台湾汉鼎风投,2003年又引入美国凯雷和英国3i风投。由于风投过大,导致创始团队股比迅速缩小。

③2005年6月,电池市场竞争异常惨烈,台湾汉鼎、美国凯雷、英国3i见势不妙立马抛股套现,日本TDK迅即接盘,最终以1亿美元全资收购ATL。ATL此后变成全日资企业(曾毓群博士仍留高层)。

④2008年3月,在曾毓群博士力推之下,ATL在福建宁德投资创立宁德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曾毓群博士出任董事长。同年,在曾毓群、黄世霖(ATL研发高管)力推之下,ATL成立动力电池研发部门。

⑤2011年12月,因政策限制外资生产动力电池(2017年解禁),ATL动力电池研发部门被剥离,成立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宁德时代或CATL),曾毓群、黄世霖等为创始人兼高管并持股。

⑥2015年10月,ATL转让宁德时代股权,宁德时代与ATL完成资本脱钩,成为中国民族企业。同年,宁德时代变更股份有限公司。

⑦2017年3至4月,曾毓群博士连续辞去ATL关联职务,出任宁德时代董事长。

⑧2018年4月,宁德时代以24天的时间刷新A股IPO过会纪录,同年6月11日在创业板上市。

从宁德时代的发展历史看,有一线索贯穿其中:曾毓群博士。鄙人对曾毓群博士不甚了解,但有几个细节非常值得去分析。

第一个细节:从1989年走出校园,到2017年4月回归宁德时代,曾毓群博士的职业生涯有两个关键词:ATL和TDK。简单说,就是最初为日本TDK打工,期间与他人创立ATL,后ATL又被TDK收购,因为留任ATL,实际上是又绕回TDK。曾毓群博士累计在TDK旗下企业工作20余年。未创立ATL之前,曾毓群博士曾擢升TDK旗下企业的技术总监,ATL被收购后期则长期位列高层并兼TDK高级副总裁。

第二个细节:ATL以250万美元创立,创立初期,在无技术无专利无产品的情况下,创始团队意图通过“拿来主义”抢占市场先机,不惜耗费100万美元向美国贝尔实验室购买聚合物锂电池专利授权,结果“拿来”的专利电池很坑人:电池存有鼓气变形的致命缺陷。该缺陷一下子把刚出生的ATL推向生死边缘。面对贝尔实验室也无法解决的问题,曾毓群博士带领团队主动攻坚克难并最终解决问题,成功滑过生死拐点并开始弯道超车同行企业。

第三个细节:曾毓群博士等人辛苦创立的ATL被日本TDK全资收购,至今仍令国人扼腕叹息。但即便如此,创始人曾毓群博士依旧在为ATL打拼。同时,又力主ATL回其家乡投资创立宁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在曾毓群博士的苦心经营下,家乡宁德出现两个世界级的独角兽:宁德新能源和宁德时代。

第四个细节:2017年4月,曾毓群博士辞去ATL关联职务;2017年5月,国家解禁动力电池领域外资股比限制。虽然官方说法是曾毓群博士辞去ATL关联职务,是为了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动力电池的发展上。但稍微用点心的人都看得出来,外资解禁后,ATL一旦布局动力电池(2021年2月已表态涉足),将与一墙之隔的宁德时代(CATL)发生激烈对抗。ATL与CATL皆由曾毓群博士创立,区别在于ATL外嫁日资,CATL回归中资,若是出现“中日对抗”,无论是从民族利益出发或是从民族情感出发,全身回归宁德时代定是曾毓群博士的必然抉择。

综合以上四个细节,可以看出曾毓群博士身上2个特质:

第一个特质:具有宽广的文化包容胸襟。

作为一个中国人,长期在日资TDK旗下企业工作,即使所创立的ATL被TDK全资收购,依旧毫不气馁,继续为ATL的发展尽心拼搏。要做到如此,就需要宽广的文化包容胸襟,这也是曾毓群博士的第一个特质,也是宁德时代得以发展壮大的精神所在。企业如人,一个人如果没有足够的文化包容胸襟,那其学习的态度、发展的眼光、谋事的行为定有极大的局限性。正因如此,宁德时代官网介绍其企业文化时,描述愿景的第二句话便是“包容全球文化”。当然了,文化包容是有前提的,这种前提是什么呢?这就是宁德时代描述愿景的第一句话:立足中华文化。文化包容的前提就是要信仰自身文化,也就是文化自信。如果没有文化自信,单讲文化包容其实就是崇洋媚外。曾毓群博士虽然长期在日资ATL工作,但在ATL扩建项目时,亦不忘将项目带回家乡、发展家乡。当外资解禁时,面对日资ATL和中资CATL将来可能面临的激烈对抗,毅然选择回归CATL。这说明什么?说明曾毓群博士民族情怀依旧在胸。虽然商以逐利为本,但这与商人胸怀民族的感情并不矛盾。在此,鄙人不敢夸赞说曾毓群博士的民族情怀有多博大,但只要是胸怀民族的企业,其发展就不会差到哪里去。这就像岳飞的那句话:“以身许国,何事不可为?”估计很多宁德时代的员工和高层理解不了他们企业文化中第一句话“立足中华文化”是几个意思。其实很简单,立足中华文化的前提是要信仰中华文化,信仰中华文化的前提是要有中华民族认同感,也就是要有民族情怀。

也正因为有了信仰中华文化和包容全球文化的特有文化属性,所以曾毓群博士在宁德时代的管理上既沿袭了日资企业严谨细致、追求极致的特点(急于求成和差不多就行是一些中国企业的通病),又承袭了修身立世、成人立己的中华文化思想,坚定了“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的创业指导。这种带有浓厚中华文化神韵的表现很多,比如,网上传曾毓群博士办公室墙上有两幅字画,一幅是让人跌眼镜的“赌性坚强”,一幅是让人睁眼瞎的“溥博渊泉”,以及宁德时代干事创业的价值理念:“修己、达人”等。

因为历史渊源,我估计很多宁德时代的员工是从宁德新能源顺过来的,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宁德新能源与宁德时代各自官网介绍企业文化时,内容大同小异,区别在于:宁德时代多了句“立足中华文化,包容全球文化”。在我印象中,宁德新能源官网以前介绍企业文化时貌似有句“在中华文化下做世界一流的创新科技公司”,这与立足中华文化意思基本相同,也是文化自信的表现。曾毓群博士离开后,宁德新能源不知什么时候就干脆把“在中华文化下”这几个字给删了,我估摸他们删除这句话的理由很充分:理解不了。我觉得曾毓群博士还在宁德新能源工作时,其虽是全日资,但因为曾毓群博士掌舵的原因,这家日资企业带着中国魂;曾毓群博士走后,它的中国魂好像也被带走了(鄙人绝无挑拨离间之意,纯属就事论事)。

第二个特质:具有百折不挠的奋斗热忱。在ATL创业初期,曾毓群博士等创始团队着实被美国贝尔实验室狠狠坑了一把,250万美元的注册资本,有100万被美国贝尔实验室拐走了,这对当时的ATL来说近乎是灭顶之灾,我估计当时的创始团队肯定很窝火。面对美国贝尔实验室也无法解决的问题,曾毓群博士并没有气馁,而是积极带领团队以奋死一搏的精神主动攻坚克难,从调制电解液配方入手,积极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在整个团队的持续攻关下,仅用数周时间便成功找到更科学的电解液配方,最终解决电池鼓气问题。ATL也因此成为全球20余家获得贝尔实验室授权的企业中唯一成功量产的公司(贝尔实验室不仅一女多嫁,还是丑女多嫁,真的坑人)。

可以说,成功解决电池鼓气问题这个事,应该是ATL和CATL“奋斗、创新”核心价值理念的共同起源。有些企业把“奋斗”两个字写入企业文化,可能是因为想到了才写进去,而ATL和CATL是因为做到了才把“奋斗”二字写入企业文化。

可能有人一直对曾毓群博士的“赌性坚强”感到难以理解。其实,所谓赌性坚强,就是一种遇事不放弃、不气馁的奋斗精神,是一种哪怕只有一分可能也要赌上所有力气的执著。这就像打麻将一样,哪怕摸到一手烂牌,也要拼尽全力往好的方向去整。我曾看过一篇文章,其虽无直接表述,但似乎是把曾毓群博士说成一个机会主义的冒险者。殊不知,曾毓群博士的“赌性坚强”并不是那种明知不可而为之的莽撞和不知所畏的冒险,而是建立在“溥博渊泉”基础之上的理智,是建立在持续不断学习、不断丰厚知识积累之上的果敢。我不知道宁德时代的员工对曾毓群博士谦虚好学的精神是否有过体会,鄙人偶有感触。谦虚好学,本身就是奋斗。如果没有思想上的持续知识武装,而是拿着老本去奋斗,那这样的奋斗不叫奋斗,而叫拼体力。

可以说,曾毓群身上的文化包容、文化自信和谦虚好学、奋斗不息的特质铸就了宁德时代的企业精神,正因为这种精神才孕育出CATL人居安思危的思想作风、永无止境的学风和攻坚克难的工作作风,进而缔造了宁德时代的今日传奇。